网站头部
今天是:
本站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平鲁故事
平鲁城结识赵仲池
    发布:网站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9-22 10:20:48 


我认识赵仲池同志,是在1937年。当时,我与屈健受中共山西省工委的指示,以牺盟总会特派员的身份正在平鲁县活动。9月中旬,日军先后侵占大同、怀仁、左云、右玉和山阴岱镇,我们判断平鲁城也即将被日军侵占。面对这种形势,我与屈健根据中共雁北工委书记闫秀峰在大同小南头村召开的会议的精神,决定暂时由平鲁城转移到距城3华里的三里庄村,着手准备开战游击战争。就在这关键之时,920日,在平鲁城警戒的同志们跑来向我们报告说:“有一只红军队伍从井坪镇已到平鲁城了。”我们听到这一喜人的消息,立即动身返回平鲁城,才知道原来是赵仲池、梁雷率领的中共晋绥边工作委员会和牺盟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的一批同志北经朔县一路北上来到了平鲁。经屈健的介绍,我第一次认识了赵仲池同志。

赵仲池当时由中共山西省工委任命为中共晋绥边工委书记。他到达平鲁城的当天晚上,就立即召开会议讨论研究了有关开展抗日工作的事宜,以牺盟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的名义组成了四个组织机构,即军事政治组,组长为老红军刘华香,副组长是我;组织组,组长为屈健;宣传组,组长为李林;动员组,组长为柏玉生。会议还决定由我负责,收集原公安局遗弃的枪支和弹药,并说服争取未逃走的旧县政府的一些人员和警察参加抗日。经过我做工作,组成了有17人的一支抗日自卫队,立即担负起警戒日军动向、维持城内社会秩序等任务。此时,阎锡山委任的平鲁县长和大部分旧政府人员及警察都已弃城逃跑了,留下的百姓惶恐不安,城内治安秩序也比较混乱。赵仲池、梁雷等我党的一批干部的到来,起到了安定民心、鼓舞民众抗日情绪的作用。许多群众激动地说:“红军来了,我们有救了!”

赵仲池在平鲁城的三天里,给我们讲述了中共共产党抗日政策以及日寇的战略进攻重点和如何适应战争环境等重要问题,还针对当前的形势做了周密的应急部署。他派出柏玉生等同志,将逃跑到扒扯沟村的平鲁县旧县长孙家镶和公安局长抓回平鲁城,由牺盟雁北战时工作委员会主任梁雷宣布撤销了他们的职务,并责令他们随战时工委一起行动;他派出任晨带领自卫队,以突然袭击的战术,将流窜到平鲁城西郑家营村糟害老百姓的阎军散兵抓捕,经教育送归其原部队;他亲自到驻防平鲁县境内三层洞村的阎锡山部会见了陈长捷军长,既了解了日军的动态,又商讨了互相配合抗击日军南侵的有关事宜……

短短三天与仲池接触,他给我的印象是:沉着冷静,和蔼可亲,分析问题精辟透彻,安排工作有条有理,一派学者风度。我和同志们都十分敬佩他。

924日,获悉侵占右玉县的日军就要南犯平鲁城的情报,仲池立即决定中共晋绥边工委和牺盟雁北战时工委撤离到平鲁西山区,我和张干丞、郭子杰三人暂留平鲁城。我们的任务一是动员群众疏散转移;二是设法将曾担任阎锡山的石楼县长、反动共产党抗日主张的李树德带出平鲁城,以防他在日军占领平鲁城后站出来为日军效劳。我们完成这两项任务以后,也于25日,即日军占领平鲁城的前一天撤离平鲁城。按原计划,我们应与仲池在平鲁西山上井村会合。但我们到达上井村时,仲池等同志已转移离去,因而失掉了联系。后来,由张干丞请示牺盟总会,我们被调回太原总会。此后,我和仲池同志分开一段时间。

1939年冬,根据形势的需求,党组织决定调我返回西雁北地区,分配到牺盟晋绥边委会所属的十八团二营工作。这时,赵仲池仍担任中共晋绥边地委书记,领导全区的抗日、反顽斗争。因我经常随部队行动,与仲池同志会面机会不多,但只要见过,他总是热情地同我握手,询问我的工作情况,并问我有何困难需要帮助解决,使我感受到领导的关怀和温暖。19404月,十八团二营奉命改编为120师独立六支队三营。起初,李登瀛任营长,我任副营长;不久,李登瀛改任教导员,我提升为营长。一次,我在朔县虎头山战斗中负伤,住在平鲁南窑子村养伤,赵仲池曾写信派人给我送来,给予问候。由此可见他的工作多么深入细致,对同志又多么关怀备至。

19404月下旬,日军对我洪涛山抗日根据地实行第九次围剿扫荡。中共晋绥边地委接到情报后,决定将洪涛山区的地专机关、群众团体、训练班学员和我们三营等立即向朔(县)平(鲁)西山区转移。事后来看,地委的转移决定是正确地,但采取集中突围的方式不妥。由于非武装人员未经过战斗的磨炼,地委在集中人员时花费了两三个小时,延误了时间。当全部近千人集中起来以后,地委部署,由我们三营一个连在前面开路,其他两连与机关人员一起穿插行动,由李林带领骑兵连和警卫排作后卫。当我们行进到南汉井村南梁时,我发现部队与机关人员穿插一起行动,一旦与扫荡之敌接触,难以有效地指挥战斗。我当即向仲池建议,将三营的三个连全部调到前面开路,机关人员紧随其后,由地委军事部长姜胜、专署秘书主任李林仍带骑兵连、警卫排作后卫。仲池立即同意了我的意见,并宣布由我负责指挥。当我们行进到小峰山地带时,我们三营即与扫荡之敌接了火。我们三营猛打猛冲,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但机关人员和训练班学院却因无战斗经验,听到激烈的枪声后,不仅没有紧跟部队突围,反而脱离开三营退回到东平太村。我们通过敌人第一道封锁线后,曾四次派通讯员去与机关人员联系,始终未接上头。直到拂晓时,我们看到三营仍在敌人包围的边缘区,不得不继续向外突围转移。这次突围战斗,尽管我们损失很大,李林同志也壮烈殉国,但回想起来,当时仲池同志能及时改变部署,大批机关人员和训练班学员被围困后能够随机应变,终于使绝大多数地、专领导和机关人员得以突围成功,亦应给仲池同志记上一功。

1948年山西临汾解放后,晋绥分局党校在迁往临汾路经静乐县时,我在党校听到仲池任该县县委书记,曾前去看望过他。他在百忙中接见了我。他还是那样的热情,鼓励我努力学习,以适应全国即将解放的新形势的需要。自这次分别后,我再也未与他会过面。今天,往事已过去近50年,但仲池同志那种艰苦朴素,忘我工作,对同志关怀备至,和蔼亲切的崇高品德,却铭刻在我的心中。

(康庄,抗战时为独立六支队步三营营长,离休前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粮食厅副厅长。)

网站底部

主办单位:朔州市平鲁区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朔州市平鲁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晋ICP备08002097号-1  晋公网安备 14060302000004号